歡迎訪問冀中能源邢臺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行業動態

@全國煤礦 疫情改變了什么?

發布時間 2020-03-18  來源:

請在潮水退去前穿上泳衣

作者:鄢麗娜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全國經濟社會發展產生了很大影響。2月,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為35.7%,比上月下降14.3個百分點。

煤炭行業一些企業同樣受疫情影響,即便是復工了,也難以迅速達產。但也有表現優異者——山東兗礦集團在返崗人員不足三分之一的條件下,其省內礦井產量始終保持在日均11萬噸水平;春節放假期間,日均發運煤炭20列,創10年來同期新高。

潮水退去時才知道誰在裸泳。疫情讓我們不得不改變已有的工作安排,給工作造成不便的同時,也提供了一個思考改變的機會。如果這波潮水已經來不及,就請在下波潮水退去前穿上泳衣??v觀疫情防控期間各地各單位做法,筆者認為,對于煤炭企業而言,需要加強以下幾方面工作。

首先,要加大煤礦智能化建設力度。從傳統角度看,煤炭行業是勞動密集型行業,疫情下的復工復產困難重重。而對于一些智能化煤礦而言,疫情對生產的影響較小,煤礦智能化建設的優勢在疫情防控期間得以凸顯。

在山西大同煤礦集團,首先復工復產的就是智能化煤礦。同煤集團同忻礦智能化綜采工作面每班8個人,各自崗位距離較遠,本身就不易發生疫情聚集性傳播。依托智能化煤礦建設成果,河南能源化工集團永煤公司盡管在崗人數不足80%,也能輕松完成每天的生產任務。通過讓機器多干活兒,1月,永煤公司多處煤礦商品煤產量、利潤均超計劃。

其次,要梳理工作流程,形成新的工作機制。

特殊時期,一些企業仍按照常規做法開展工作,令人不解。有的企業用上了先進的紅外線測溫儀,卻還要進行手寫登記;有些企業很早就建成了各種信息系統,但仍習慣性地要求同步提交紙質版資料;有些企業具備視頻會議條件,但仍習慣在會議室里傳達上級要求、集體學習。

煤礦智能化建設不止是硬件投入,也需要配套調整工作機制。煤炭企業要以此為契機,全面梳理工作流程,形成新的工作機制。自然資源部規定,自3月1日起,礦業權申請資料實行互聯網遠程申報,無需同步提交紙質文檔;申請人在領取勘查許可證時,提交紙質資料即可。

值得關注的是,已有企業在疫情防控期間迅速調整,進行各種新嘗試、新探索。陜北礦業張家峁公司一線區隊試點取消零點班,山東能源臨礦集團技師學院搭建“云課堂”。通過優化工作安排,讓職工有更多的休息時間;讓視頻會議、“云簽約”、“云課堂”成為常態,減少會議次數,切實減輕基層負擔。

再其次,要開拓思維,吸引留住高端人才。

最近,許多煤炭企業開啟了2020年高校畢業生春季招聘工作。受疫情影響,大多數企業都改為網絡招聘。安徽淮北礦業集團、河南能源化工集團等都采取了視頻面試方式。

視頻面試并不新鮮,但對于煤炭企業而言,仍比較少見??傮w而言,視頻面試給應聘者帶來了更多便利。以前效益好,部分企業可能存在“愛來不來”的心理,較少為應聘者調整工作安排。為應聘者私人訂制視頻面試其實是煤炭企業轉變思維、吸引人才的具體體現。

一邊是社會對煤礦工作苦累危險的固有印象,一邊是煤礦智能化建設對復合型高端人才的迫切需求,要解決其中矛盾,就需要煤炭企業開拓思路。除了給待遇、提供良好的發展平臺外,還要用好的工作機制吸引并留住高端人才。

?

智能礦山安全專業建設應被提上日程

作者:王公達

在本次疫情中,各煤炭企業復工復產保障煤炭供應。關鍵時期,煤炭在保障國家總體安全中的主體能源地位凸顯。

根據《2019年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中國探明煤炭儲量為1388億噸,居全球第4位,但從儲采比(儲量—開采量比值)的角度來看,美國是365年,澳大利亞是304年,而中國的儲采比僅為38年。

在這種背景下,我國有一批條件復雜、受多種災害威脅的煤礦仍需生產,無法像發達國家一樣直接被淘汰或關閉。這一現狀倒逼著中國的煤礦安全科技工作者對于煤與瓦斯突出、沖擊地壓等典型煤礦災害的研究不能停步,要將別國不安全、不可采的煤炭在我們國家變成安全可采的煤炭,提升我們的煤炭“可采儲量”。那么,即使未來幾十年內再次出現類似的突發事件,煤炭行業也能有足夠的信心保障我國的基礎能源供應。

在本次疫情期間,災害防治與疫情防控復雜交織,接連發生的山東龍堌煤礦“2·22”沖擊地壓事故、云南樹根田煤礦“2·29”頂板事故,也再次說明了我國的煤礦安全科技水平與現代化建設要求還存在一定差距。

智能化煤礦安全技術裝備是未來煤礦安全科技發展的趨勢,其高效、少人的特征有助于在日?;蛘咛厥馐录l生時,保障煤礦持續進行安全生產。

我國對煤礦智能化建設高度重視。2019年,國家煤礦安全監察局發布了《煤礦機器人重點研發目錄》。今年3月,國家發改委等八部門聯合出臺了《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到2035年各類煤礦基本實現智能化。這些政策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引導煤炭行業將人工智能、工業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機器人、智能裝備融入到煤礦災害防治與煤礦安全技術當中。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傳統的礦業安全人才培養模式已經難以滿足智能化煤礦安全科技發展應用的需要。

隨著人工智能等新興事物的涌入,包括煤礦在內的未來工業必將更多地依賴機械和機電工程師、IT專家、系統/過程工程師等,高等院校的礦業安全方向的人才培養也必須適應和改變,從而擁有更廣泛的知識和參與其他學科的能力。

以瓦斯災害防治中的防突鉆孔機器人為例,合格的防突鉆孔機器人應具備智能鉆孔規劃、自動調整鉆姿等功能,但僅僅采集鉆孔軌跡數據和孔口瓦斯濃度是不夠的,動態三維精細化地質信息獲取與分析、動態瓦斯賦存狀態判識都是必不可少的內容。若想實現這些數據的采集與智能分析,就必然涉及多學科的專業交叉。

雖然智能化煤礦安全技術裝備的設計與研發一定是由多學科專業的人員團隊完成的,但團隊核心仍然將是礦山安全專業人員,而只有對智能化相關復合領域有深刻認識的人員才能勝任新的工作。

我國煤礦安全科技亟待進一步重視,煤礦技術人才培養需做出轉變,智能礦山安全專業應被高校提上日程,只有如此,我國煤炭作為保障國家總體安全中的主體能源,才能在關鍵時期發揮更安全有效的作用。?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隱私安全 | 網站地圖

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86_人妻高清中文字幕_欧美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乱码n_国产黄色a一级片_涩爱亚洲色欲AV无码成人专区